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州实验中学2016届1班的博客

在一班的天空下,你我携手前行,共创辉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拟考优秀作文示例(以小见大,重点描绘)  

2016-06-17 09:17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历历万乡

评分:58分

我不相信幸福,也不需要信誓旦旦的约定。我自有其他期许,期望有朝一日能尽情奔向远方,奔向更加缥缈的未来。

八月尚是盛夏,知了在窗前的树上不知倦怠地鸣叫,更使得我心烦意燥。若有若无的微风翻起书页,也带来楼下乡亲们用闽南语快活爽朗的交谈。小孩子们的嬉闹声也悄然爬进窗台,却更显得我的孤立。闽南语,又是闽南语,蝉鸣般不停围绕。而我作为闽南人,自小在城市长大,只是略听得懂,那生硬的发音倒像不会说话的哑巴。

我向来对回老家有股抗拒,在那里,除了极少数交谈,我只得与世隔绝般独坐书桌。我感觉不到,自然也不相信那闽南语有一丝美感,发音古怪不说,还格外烦人。

待到太阳西沉,我再也受不了这牢狱般的生活,下楼,穿过人群,跑向村口。我向着远方跑去,一切旧俗、故乡、闽南语都被抛在后面。我冲向海堤,果然,那卑微的幸福怎能让我相信?故乡若是如此,我也不会相信。

此时,堤旁一所略显简陋的小学内,似有似无地,悠悠然传出了南音的声音。本不屑于听的我禁不住好奇站在校门倾听。声音不大,还略带稚嫩,间杂着洞箫和三弦的伴奏。声若玉珠,零落圆盘。我仿佛能想见,那位主唱的小姑娘,轻按檀板,以一种从从容容、落落大方地唱着以闽南语串起的南音。

大海,近在咫尺。海浪裹挟着残阳的碎金拍打在身后。出航打鱼的渔民们也纷纷归家,用那响亮的闽南语互相问候,交谈一天的辛劳与收获,继而大笑开怀,笑对生活。两种闽南语交织在一起,竟形成奇妙的奏鸣曲。

啊呀,忽然间心里像裂开一条痕,光芒从内透出,又开始相信那质朴、单纯、温和的幸福了,又相信那闽南语中,也蕴含着直达远方的力量。走过千万他人的故乡,方信质朴的珍贵。

一曲南音终了,故乡在历历人生之间又悄然回到我心中。很多不相信的东西,现在却信了;相信的东西,还是信的。

满城花开

评分:58分

    此城,花香四溢……

    母亲总说,泉城是花城。我知道,春季那桃儿噙着笑意,夏季有荷苞朵朵绽开,秋季是那雏菊摇曳于墙角。但,冬季呢?

    我望着窗外张牙舞爪的北风,不由得又长长地呼了口气。那灰沉沉的色调笼罩了整个小城,空气中酝酿着萧瑟的凉意。母亲见我这副模样,便说带我出去逛逛。我甚是不情愿地说,哪有什么好看的?她又轻轻笑了,怎么会?泉城四季里都开花呢!

我向来不信。

不知在空旷的街上走了多久,我突然眼前一亮,迈起大步便朝街对边的豆花摊冲去。摆摊的老爷爷约莫年近花甲,双鬓杂揉着银白的发丝,两颊早已被寒风染上通红的色调。见我跑来,他立刻揣起笑意,咧开大大的嘴角,甚是热情地向我打招呼。我稍稍被他的热情吓到,他便不多话,径直装起豆花。

他缓缓挪开那只凹凸不平的锅盖,将小勺子慢慢移到下边,一勺、一勺,轻轻将豆花盛于碗中。他的双眸泛着柔情,似是在完成一项极为神圣的使命。我木讷地看他装好豆花,脑海里尽是他眼中的柔情。他一系列的动作是这般小心,我心中徒生一种道不出的感觉。

我将五十元递给他,转身就走,却依旧没回过神。没走出几步,他便大声嚷嚷起来,“小姑娘,钱没找呢!”我顿时清醒,匆匆转身,不由得数落起自己:“我怎么这样傻!”他一听,反倒不乐意了。紧紧皱着双眉,一边数着钱一边唠叨起来,“小姑娘咋这么说呢?”“小姑娘得自信点呀!”……那诚挚的瞳孔中尽是认真的神情,寒风呼啸,那一瞬,我仿佛看见他通红的脸颊宛若红色的花骨朵,在冬季里招摇着笑意……

白岩松曾说,很少有人愿意像守夜人一样,努力不让世界变得更坏。可泉城却尽是这样的人啊!或许是扫地的奶奶,或许是卖报的大妈,或许是送报的小伙……他们不正像繁花?为了装点这灰色的冬,开尽了花色。

我终于相信了,这正是,满城花开……

保佑

李怡宁  评分:56

   老家的宅子里,供着大小神佛近十尊。

 迈过朽了边角的门槛,入眼便是一张两臂宽的大桌。桌上铺着黄布,用丝线绣上祥云和瑞气于条的缥缈神兽,中央红字铺开,“平安”得有得十分吉祥。桌上立着三个木枢,正中为佛祖观音雕像,右侧坐着笑呵呵的土地公,左侧为祖先牌位。得烛积灰烬等一字排开,常年供几盘中看的点心。老灶房里贴着灶神像,墙上关公拄大刀,大门前的带穗红灯有时也插香,不知是祭哪路神仙。

 印象里,奶奶在每日傍晚,都要手持佛珠,在八仙桌前跪上一柱香。发髻高高盘在后脑勺,灰白相间,难得见几缕黑色。她竭力挺直腰板,双目闭合,口中念念有词。皱纹交错的脸上庄重肃穆,虔诚非常。

  我是不屑的。虽不至于当面嚷出来,背地里总要轻慢冷笑。奶奶不知,有时见我经过,便我拉我磕砂,小声在我耳边细嘱:“列祖先要拜四拜,拜完要作辑……”说完,还双手立起,合掌弯腰摇了摇。不好拂奶奶的意,便不甘愿地走了一遍“程序”,自此不敢在黄昏时下楼来。

  那日傍晚,我从发小家归来。见奶奶又在做功课,只能躲在门边等。奶奶小声数了一遍念珠,双后合拢,深深弯下腰去:“厝内乎安顺利,了孙福气聪慧……”顿了一下,似乎想到临近大考,添了一句,“孙女考试顺利。”挺起腰,又伏下去。烟气缭绕,奶奶的背影时而挺直,时而弯成一团。细看,即使再怎么努力挺直,那背总是微弯的。或许是有什么力量,或许是我从不留意,竟以为,奶奶的背,永远不会驼。

  烟气浓重,我的眼睛有点湿。拿袖口抹抹眼角,我走上前去,随奶奶深深、深深地拜下去。余光见奶有的额头贴在冰凉的瓷砖上,不禁一恸,心中默念:“保佑奶奶平安康泰……”

  至今,仍是不信神佛,但有时,也会去随奶奶插香叩头,不为旁的,就为奶奶嘴角的一点笑,为与奶奶同拜,为奶奶口念词,为感激奶奶的疼爱……

  奶奶信神佛能保佑儿女,我信奶奶的爱才让全家福寿绵长。

你是人间最温暖的书

王思淇    评分54

 同父亲坐车回乡下,路过一个村庄,在一棵树下,一位老人给几个孩子讲故事。那一瞬间,在夕阳笼罩下,在车窗后,眼睛竟毫无自恃地湿润了。

那时,爷爷满肚子的故事。我曾一度相信爷爷是个读过书的,不然为什么不张嘴就是让我流连的故事传说?

最喜欢夏季的夜晚,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。微风中,老榕树欢快地拍打油亮的叶子,摇曳着孔雀羽毛般的枝条,摆动着飘舞的长袍,几乎垂到我们的背上。偶尔一声蝉鸣,和着满院的欢声,可是爷爷的烟也点亮了整个星空。犹记得那时,总在我们小孩一番叽叽喳喳后,爷爷已满足地吸了口烟,烟头在脚底来回一搓,我们知道,爷爷要讲故事了。

暖暖的夜,亮亮的星。爷爷的声音虽苍老地仿佛带着,荡漾在老榕树叶间,在院子里,在我们的心中。我们一群孩童绕在爷爷身边,一个个美妙的文字,一句句优美的句子,一段段生动的故事,在我们心里生根。或欣喜,或悲伤,或愤怒……

甚至有时,我们一群玩累的孩子,跑到田间听爷爷讲故事。太阳明晃晃的,爷爷从田野里走来,倚在小树下,我们赶紧递上水去。爷爷拿出烟,叼在嘴边,用草帽扇着风,我们靠上前去。爷爷看着大片的田野,心中生起一个个故事。空中的烟云朵似的移动。总觉得爷爷的故事像田间的麦苗,生长不心。

后来才发现爷爷只上到小学,他的故事都是从爷爷的爷爷那传来的……

时间太瘦,而指缝太宽,光阴的流沙从指尖轻轻划过,追逐不到光的脚步,但我却依旧相信爷爷读过许多“书”的。他是我读过的第一本书,也是人间最温暖的书。他打开我的心扉,给予我无限的希望,使我在日后受用不尽。

车窗后,泪流满面……

田(描写类优秀片断)

林泽华    评分:54分

奶奶归城后,仿佛无时不刻坚守她的诺言,她独自帮来乡间那把饱经风霜的锄头,在小巷院子的一隅,犁出一片土地,播下花生米。她是那么的坚毅,提着水桶从进边到院中,近九下度的腰让她的身子如个不倒翁般左右摇摆,桶中的水早已洒民大半桶。她每摆动一下锄头,腰上的骨骼都会发出“咯咯”摩擦碰撞的响声,她的发丝非常稀疏却因汗水粘在额头之上,发丝间溢出了晶莹的汗水,顺着脸框滑下,消逝在深深的皱纹里,黝黑的肤吸附在瘦弱骨骼上,颇有农家味道的她,正如《拾穗》中的妇女一样辛勤,坚毅。不同的是,她只是坚守着自己在电话里的诺言,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来年秋天,一碟柜飘香四溢的花生米被端上儿子的餐桌时,他们的口齿唇香,渐渐让他们相信了母亲的诺言。

我始终相信,奶奶证明了她自己,但我初才认为是田束缚了奶奶,让奶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现在我才相信是奶奶于田,她热爱这片平凡而朴素的土地,同时,也执著追求与信奉自己的诺言,她将儿子们的信任筑成一个执着的背影,一个田间劳作的背影。

取精华,去糟粕(作文病例:未扣题写作类)

   且看康庄大道:芳草萋萋,落英缤纷,一马平川,广壤无垠,岂不美哉?未必。却看蜀中大将马谡,不听军师王平的劝阻,死认“死地而后生”“高者至上”的道理,扎营于山,被张郃断去水道,痛失街亭;法兰西帝国格鲁希大将,原本官运亨通,却因忽略拿破仑给予他的军令,丧失了征救法军的最后机会。正如一句谚语中说的“十个自信果敢的人要比一百个谨慎墨守成规的人强得多。”倘若他们中谁能打破死板的规定与法则,历史巩怕将会重演。可见,康庄大道并不一定通向成功之路(论点与相信毫无关联)

从心所向,无所谓信(论证类优秀片断)

连奕航  评分:54

即使蜘蛛网无情地查查封了炉台,纵然喧嚣时代动乱不断,郭路生依然重拾笔杆,固执地写下《相信未来》的诗篇。他也曾相信,抚平了失望的灰烬,摇曳着曙光的未来便近在眼前。然而,文革的巨石压得他从此封笔,不再坚信,至今还身居疗养院,一蹶不振。海子也渴望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然而他却在人生失意的阴霾笼罩下,没有守住过上“喂马劈柴”之诗意生活的信念,而是选择了葬身车底。由此观之,不信,自然非人生得所。

然则再看那功名利禄孜孜以求的孔乙己吧,他相信科举,却殊不知这落后的制度终使他在深秋的寒夜中燃尽了生命,不知所踪。也许,他对科举的坚信源自于周边人们的耳濡目染,但死读书应试的生活真的是孔乙己所追求的吗?他或许只是想望过上美好的生活罢了。既然如此,何不学取孔子,虽不能为执鞭之士,也从其所好?学取孟子,即使不得志,也独行其道?正如鲁迅先生所说,那所谓信仰,只不过是一个“手制的偶像”罢了,虚无渺茫。一味地相信,亦不是处世之良方。

佛语云:“从心所向,一苇以航。”信也是不,不信亦不是,究竟该相信什么?其实,无所谓信,人生在世,当追随自己的心意。阮籍,欲仕则仕,东平为太守,庙堂之上大展才华,剖竹十余日竟使“一明风化清”;兴致已去,那就骑驴离东平,欲隐则隐的阮籍又归隐田园,纵享淡泊之趣。心之所向,乘一苇即可抵达,何必相信所谓信仰,苦苦争春呢?最后,只会零落成泥,碾作微尘,芳香不再。

从心所向,以本真为动力,以追求为航标,执着地一苇以航,无所谓信,自我即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