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州实验中学2016届1班的博客

在一班的天空下,你我携手前行,共创辉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市质检优秀作文  

2016-05-29 13:27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6届市质检作文范文

记叙文

山风送来人间温度

夏季的黄昏最为温暖。

正午的烈日褪去它炎热的外壳,萧瑟的夜幕前送来一幅精致的版画。已是黄昏。

山间,头顶的红日散发炙热的温暖。豆粒大的汗珠从我的两颊滑过,渗入饥渴的土壤中,鸟鸣声不在,清风褪去,只有聒躁的虫鸣声充斥山间,充斥耳边。晚些,归来的云朵微微聚拢来,洒下一片清爽,阳光稍稍收敛了些,正缓缓地从山边滑落。不久,太阳只剩下半个身子,变得温柔可爱,清风也纷纷归来,捎回它暗藏的清凉。没有苦闷的空气,没有寂寞的黑暗,只有脸旁淡淡的花香和一地金黄笼罩着我,那样温暖。

时间从头顶掠过,投下一片寂静与沉默。那段曾经,是我难以忘怀的伤痛。曾经热衷的写作被视为不务正业。失意的时光,总是一支笔随我漂泊人生。它像我头顶那轮正午的太阳焕发火热的光芒,引着我奋力追赶,我累得大汗淋漓,仍不知疲倦。终于我停下了脚步,不再像夸父那般痴心,因为我知道那没结果。

正午的太阳流失了它的温度,逾落逾下,而后,我便再也无心。便是黑夜的来临,我变得沉默。没有星星的点缀,月亮的光辉,夜晚湖边传来的洞萧,却是我心中无声的笙箫,那么凉,那么痛。

群雁掠过,拖着时间的尾巴,一晃而过。而今的我,在这山间,品着山风,泌着山花的暗香。终悟,过去的热爱是正午的太阳,太过狂热;过去的沉默是夜晚的暮色,太过冰凉。只有余留的黄昏,散发的才是人间最真实的温度。岁月是个雕刻家,无论完美与否,我们都伤痕累累,那些痛心的凿痕,却是成长最真实的印记。人们都说,北上行囊,就是过客,放下包袱,就找到故乡。谁都明白,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,既然我们都还在行进,不如携一颗黄昏般从容淡泊的心,笑看风尘起落的世间,感受人间最真实的温度。黄昏,带给我无尽的温暖,这种温度,刚刚好!


还未燃尽的炉火

星是夜的眼,一同是寒雪未消融通透的残温。过路人企盼着明月能给予点温度,却忘了月上晚梢只留下太阳摒弃的冷淡。

难得,夜里来了几飘雪花,难得,炉火还未燃尽。我想着等暖和些,定还要玩弄秋季留下的银杏树叶,摆弄碎碎滋雪。那时村里还仍用着灶炉取暖,我催促着奶奶点燃炉好洗尽一身寒意。炉中的火随着干柴的燃烧,一点点兴盛起来,旁余还有几星火花仍旧懒懒地醉卧在干柴的臂弯,愈渐发软地做着温暖的梦。奶奶转身忙活着晚饭,不再搭理我。蹲坐在炉前,流散的焰火映得脸红润起来,温柔的光泽打湿了我的颊背,还有燃烧的心窝。

兴许是不再添柴,还舞动的火光渐渐丧失了精神,合着眼迷糊着做了冬眠的梦。寒意复来,我温暖的身躯再次被掠夺了温度。雪的残温伫足我的指尖,吮吸着令人沉醉的体温。我还想唤奶奶帮忙,又好奇地拣了几根木柴,一股丢进炉内。燃着的火苗承受不住扑打,欲想抽身离去。我无措地捣鼓着,一一戳醒火苗,唤着它们生活的希望又复燃起来。火势越来越大,似从炉里转而爬上我的脸颊,吞噬着凝结的空气。我忙乱加着干柴,一并而来的火温似是灼烧了呼吸,还犹有水珠在空气中沸腾。乍时的热度令我难以适应,我快速逃离。

“加柴要慢慢来,还要注意适量!”奶奶搂着我,平稳了炉里翻滚的火海,叮嘱着还不忘拍拍我的背,平复我的恐惧。我又蹲坐炉前,奶奶在一侧添柴,炉里的火再次散布开熟悉的温暖,洗尽我心中落下的霜白。这样的温度刚刚好。在记忆中,我也只静静坐对着一炉台,奶奶也只静静的默数远巷的更。冬天的屋子不会太冷,暖丝丝碎屑而去的火光点燃了整个冬季,和奶奶关爱孙女灼热的心。炉前,奶奶专注者添柴,控制着不冷不热的温度;炉中,还未燃尽的火苗恰是奶奶心底深处绽开的雕花,深深镌刻在爱的情怀。而那予人淡淡的花香,是乍暖还阳时恰到适处的暖,包含了不善出口的言语。

冬天画出这样的图画,在静默的炉旁添上几笔:我怀着绯红的情愫,奶奶脸侧浮荡着绯色的春光。

 

【议论文】

出世之心与入世之为

    俗语有云,酒斟七分满,饭食八分饱。所谓七分、八分,是酒斟饭食的恰到好处。

正如温度过高则热,过低则冷,它的恰到好处是不高不低,是暖融在心。

其实人生亦然。如果出世为冷,那么入世则为热。因而,我们要拥有生命中的暖融,则应以出世之心,行入世之事。

人生温度过高,常是以入世之心,行入世之事。这样的生命,裹挟着一团凄厉的烈火,燃烧了自己,也灼伤了他人。

孔子的早年是“热”的。他以如火的热情,在礼崩乐坏的社会里大声疾呼;他倚着对国家治理的热衷,在列国之间惶急奔走。可当他把自己燃尽之后,只能令人同情地驾着他破烂的牛车,带着伤痕累累的身心和弟子们幽怨的哀叹,在漫天黄沙中,咀嚼这烫嘴的失利。

历史留给孔子的是一个可怕的阴影,或许正因为他入世之热心。他的神经被烧灼,他的灵魂被炙烤,因而他会不会有些多此一举。失却了分寸,不曾留有余地,怎能得人生暖融呢?

只可惜后来者并未接受教训:范进热衷功名,终致欢喜而疯,孔乙己胸中燃烧着科举的热火,却在寒寂的冬夜不知所踪。

而人生的温度太低,则往往是以出世之心,行出世之事。这样的生命,以坚硬的冰冷,封存了自我,也拒世界于千里之外。辞官归隐的陶渊明是冷的。不为五斗米折腰,是骨气,也是寒气。他心寒于官场的污浊、体制的荒诞,甚而心寒于人世的喧嚣。于是他于南山之下结庐、种豆和继续心寒。居环堵萧然,着短褐穿结,连收成也是草盛豆苗稀,生活中处处都是冷的。

我们常羡慕陶渊明的悠然闲适,却从不曾想过他逃离尘世的寒凉,以及逃避本身的冷绝。只有周敦颐含蓄地批评过他出世后的孤高自许。

热不对,冷不宜。入世如火,出世似冰。然则吾谁与归?盖宜以出世之心,行入世之事。学弘一法师,心在槛外,身却在尘世,为弘法不拒与尘世交往。甚至学鲁智深,虽为出家之人,却酒肉穿肠,杀人见血,救人救彻。如此,人生自有恰到好处的温度。


君子之交暖如茶

身处高速发展的社会中,如何立身处世便成了一门值得深究的学问。那么,于为人处事,应百般殷勤、关怀备至,还是应敬而远之、“独善其身”呢?

至热的心并非处世良策。有一句俗语“热脸贴在冷屁股上”说的恰是此理。如若他人对你无意,又何必谄媚逢迎?诸葛丞相虽然被后世描绘为事必躬亲的“劳模”形象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他那太过于“热忱”的管理方式也为蜀汉带来了不小的麻烦——缺乏自立精神。也正因此,丞相亡后的蜀汉虽也勉强存活,但终究成了三国中第一个败下阵来的国家。由此观之,太热不可。

至冷的心亦非立身之道。恰如妄想“守株待兔”的可怜人一样,要意识到,良机从不会自己找上门来。近代中国恰恰成为了古代为人所嘲笑的夜郎国一般——视若无睹于外国迅猛的发展,用冷冰冰的“闭关锁国”将之拒于千里之外。最终,“夜郎自大”的悲剧再一次上演,冷淡的心被炽热的洋枪火炮轰击开来,国家就此沦陷。由此观之,太冷亦不可。

而不冷不热的“暖”方为立身处世之正道。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名曰“欲擒故纵”正好印证此理。身为唐太宗的谏臣,魏征深谙为臣之道,他既不像某些大臣怕引火烧身而对国家政事避而远之不闻不问,也不似三国时田丰一般毫不避讳直言死谏。或旁征博引,或迂回委婉,“暖”言“暖”语令唐太宗心悦诚服,最终成了一面唐太宗治理政务的一面镜子。由此,“暖”才是为人处世的最佳选择。

暖,难道不正是古代圣贤口中的“中庸”吗?反观当下,在现代社会的职场上,许多人仍不懂守“中庸之道”,一味巴结迎合上司而全无实绩,最终“否极泰来”,只能为他人所厌恶;或只知埋头死干,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,终究也只能泯然众人。而如若明白中庸之道,该出手时就出手,便可更好地待人处事。

恰如沏一杯暖茶,不冷不热,恰好好处的温度才能诱出淡淡醇香。暖,才是最好的为人处世之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