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州实验中学2016届1班的博客

在一班的天空下,你我携手前行,共创辉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六单元文言文重点字词及翻译  

2015-10-17 16:03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九上第六单元重点字词及翻译

秋水

秋水(秋天的洪水)时(按时)至,百川(河流)灌(注入)河(黄河)。泾流(直流的水波)之(取独)大,两涘(水边)渚(水中的小块陆地)崖之间,不辩(通“辨”分辨)牛马。 于(在)是(这个时候 )焉,河伯欣然(高兴的样子 )自喜,以(认为)天下之(的)美为(是)尽(全,都)在己。顺流而(表修饰)东行,至于北海,东面(向东面)而(表修饰)视,不见水端。于是焉,河伯始(才)旋(旋转,掉转)其面目,望洋向若而(表修饰)叹曰:野语(俗话)有之(代指这样的说法)曰:闻(听说)道百,以为(认为)莫(没有谁)己若(比得上)者,我之(宾语前置的标志)谓也。且夫我(曾经)闻(认为…少)仲尼(学识),(表并列)(认为…轻)伯夷之义者,始吾(表否定,不)信。今吾睹子之难(穷尽)也,吾非至于子之门,(就)(危险)矣,吾(长久)见笑于大方(得大道)之家。

译文

秋天里山洪按照时令汹涌而至,众多大川的水流汇入黄河,畅通无阻的水流是这样大,两岸和水中沙洲之间连牛马都不能分辨。在这个时候,河神乐滋滋地高兴起来,他认为天下一切美好的东西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。河神顺着水流向东而去,来到北海边,面朝东边一望,看不见大海的尽头。在这个时候,河神方才转过脸来,对着海神若仰首慨叹道:“俗语有这样的说法,‘懂得了上百条道理,便认为天下再没有谁能比得上自己’的,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了。而且我还曾听说过有认为孔子学识少、伯夷的道义不值得看重的人,开始我不相信;如今我亲眼看到了你是这样的浩渺博大、无边无际,我要不是因为来到你的门前,真可就危险了。我必定会永远受到修养极高的人的耻笑。”

愚公移山

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万仞。本在冀州之南,河阳山南水北谓之阳,北面】之北。

北山愚公者,年且【将近】九十,面【面对】山而【表示修饰】居。惩【苦于,为……所苦】山北之塞【阻塞】,出入之迂【曲折,绕远】也。聚【集合】室【家,这里指“全家人”】而谋【谋划,商量】曰:吾与汝毕【用尽,竭尽】力平【铲平,挖平】险【险峻的大山】,指【一直】通豫南,达于汉阴【山北水南】,可乎?杂然相许【赞同】。【他的】妻献疑【 提出疑问】曰:【凭借】君之力,曾连……也,连……都不能损魁父之丘,如太行、王屋何【如……何:把……怎么样】?且【况且】焉置土石?【纷纷】曰:投诸渤海之尾,隐士之北。遂率子孙荷【挑】担者三夫,叩【敲,凿】石垦壤,箕畚【用箕畚运于渤海之尾。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,始龀【刚刚换牙,指七八岁】,跳往助之。寒暑易【变换,交换】节,始一反同“返”,往返焉。

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:甚矣,汝之不惠同“慧”,聪明。以残年余力,曾不能毁山之一毛【指代地面所生的草木,其【表示反问语气,相当于“难道”】如土石何?北山愚公长息曰:汝心之固,固不可彻【通,改变】,曾不若【比得上】孀妻弱子。虽【即使】我之死,有子存焉;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;子又有子,子又有孙;子子孙孙无穷匮穷尽也,而【表示转折,可是】山不加增,何什么而不平?河曲智叟亡同“无”,没有【用来】应。

    操蛇之神闻之代愚公移山这件事,惧其不已停止也,告之于帝。帝感【被感动】其诚,命夸娥氏二子负【背】二山,一厝【通“措”放置】朔东,一厝雍南。自此,冀之南,汉之阴,无陇通“垄”, 山岗,高地断焉。

译文

太行、王屋两座山,方圆七百里,高七八千丈。本来在冀州的南面,黄河北岸的北边。

北山有个叫愚公的人,年纪将近九十岁了,面对着山居住。(他)苦于山北交通阻塞,出来进去都要绕道。就召集全家人商量说:“我和你们竭尽全力挖平险峻的大山,一直通到豫州的南部,到达汉水的南岸,可以吗?”(大家)纷纷地表示赞同。他的妻子提出疑问说:“凭你的力气,竟连像魁父那样的小山都不能削减,又能把太行、王屋(两座大山)怎么样呢?况且把挖下来的土和石头放到哪里去呢?”众人说:“把它扔到渤海的边上,隐土的北面。”于是愚公率领子孙中能挑担子的几个人,凿石头挖土,用箕畚运到渤海边上。邻居京城氏的寡妇有个孤儿,刚七八岁,蹦蹦跳跳地去帮助他们。寒来暑往,季节交换,才往返一趟。

河曲智叟讥笑愚公,阻止他干这件事,说:“你简直太愚蠢了!”就凭你在世上这最后的几年,剩下这么点力气,连山的一棵草也动不了,又能把土块、石头怎么样呢?北山愚公长叹一声,说:“你的心真顽固,顽固得没法变通,意连孤儿寡妇都比不上。即使我死了,还有儿子在呀;……子子孙孙无穷无尽,可是山却不会增高加大,还怕挖不平吗?”河曲智叟无话可答。

握着蛇的山神听说了这件事,怕他没完没了地挖下去,向天帝报报告了。天帝被愚公的诚心感动,命令大力神夸娥氏的两个儿子背走了那两座山,一座放在朔方的东部,一座放在雍州的南部。从此,冀州的南部直到汉水的南岸,再也没有高山的阻隔了。

扁鹊见蔡桓公

扁鹊见(拜见)蔡桓公,立有间(一会儿)。扁鹊曰:君有疾(小病)在腠理(肌肤的纹理),不治将恐(恐怕)深。桓侯曰:寡人(古代君王的自称)无疾。扁鹊出,桓侯曰:医之(取独)好(喜欢)治不病以(把)为(当作)功。居(过了)十日,扁鹊复见,曰:君之(的)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(更加)深。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(高兴)。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( 更加)深。桓侯又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(表顺接)还(通“旋”,回转、掉转)走。桓侯故(特地)使(派遣)人问之(代指扁鹊),扁鹊曰: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(达到)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(取独)所属(掌管)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(这)以(因为)无请(询问)也。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(寻找)扁鹊,已逃秦矣。桓侯遂(就)死。

译文

扁鹊拜见蔡桓公,站着(看了)一会儿,扁鹊说道:您的肌肤之间的空隙和肌肉、皮肤纹理有点小毛病,不医治恐怕要加重。桓侯说:我没有病。扁鹊离开后,桓侯(对左右的人)说:医生总喜欢给没病的人治病来把它作为(自己的)功劳!过了十天,扁鹊又去进见,他(对桓侯)说:您的病已经到了肌肉里,再不医治,会更加严重的。桓侯不理睬,扁鹊(只好)走了,桓侯很不高兴。过了十天,扁鹊又进见,他(对桓侯)说:您的病已经到了肠胃里,再不医治,会更加严重的。桓侯还是不理睬,扁鹊(只好)走了,桓侯又很不高兴。(又)过了十天,扁鹊(在进见时)远远看了桓侯一眼,转身就跑。桓侯特意派人去问他(为什么跑),扁鹊说:肌肤之间的空隙和肌肉、皮肤纹理的病,用热水焐,用药物热敷,可以治好;肌肉里的病,可以用针灸治好;肠胃里的病,可以用火剂汤治好;骨髓里的病,那是司命神的事情了,(医生)是没有办法的。(桓侯的病)现在已到了骨髓,所以我不再过问了。过了五天,桓侯浑身疼痛,派人去寻找扁鹊,(扁鹊)已经逃到秦国去了。桓侯就死了。

捕蛇者说

永州之野产异蛇,黑质而( 表并列)白章,触草木尽死,以(如果)啮人,无御之(代指蛇毒)者。然得而(表顺接)腊之以为( 把……当作)饵,可以(可以用来 )已(治愈)大风、挛、瘘、疠、去死肌,杀三虫。其始,太医以(用)王命聚(征集)之,岁赋(征收)其二,募有能捕之者,当(充抵 )其租入,永之人争奔走焉(句末语气助词)。

有蒋氏者,专(独自享有)其利(好处 )三世矣。问之,则曰:“吾祖死于(在)是,吾父死于是,今吾嗣(继承)为之十二年,几( 几乎 )死者数(屡次,多次)矣。”言之(凑足音节/代指这些话),貌若甚戚者。

余悲(同情)之,且曰:“若毒(痛恨,怨恨)之乎?余将告于莅事者(地方官 ),更(更换 )若(你的)役,复若赋,则何如?”

蒋氏大戚(悲伤),汪然(眼泪汪汪的样子)出涕曰:“君将哀而生(使……生存)之乎?则吾斯役之不幸,未若(比得上)复吾赋不幸之甚也。向(假使)吾不为斯役,则久已病(困苦不堪)矣。自吾氏三世居是乡,积于今六十岁矣,而乡邻之生日蹙,殚其地之出,竭其庐之入,号呼而(表修饰)转徙,饥渴而顿踣(困顿跌倒 ),触风雨,犯寒暑,呼嘘毒疠,往往而死者相藉也。曩(先前,从前)与吾祖居者,今其室十无一焉;与吾父居者,今其室十无二三焉;与吾居十二年者,今其室十无四五焉。非死则徙尔。而吾以(凭借)捕蛇独存。悍吏之来吾乡,叫嚣乎东西,隳(冲撞)突乎南北,哗然而骇者,虽(即使)鸡狗不得宁焉。吾恂恂(小心翼翼的样子)而起,视其缶,而(如果)吾蛇尚存,则弛然而(表修饰)卧。谨食(喂养)之,时而(表修饰)献焉。退而甘食其土之有,以(来)尽吾齿。盖一岁之犯(冒)死者二焉;其余则熙熙而(表修饰)乐。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?今虽(即使)死乎(相当于“于”,在)此,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,又安(怎么)敢毒耶?”

余闻而愈悲。孔子曰:“苛政猛于(比)虎也。”吾尝疑乎是( 代指这句话),今以(根据 )蒋氏观之,犹信。呜呼!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!故(因此)为之说,以(来)俟(期待)夫观人风者得焉。

译文

永州的郊外有一种奇异的蛇,黑色的皮肤,上有白色的斑纹,它碰过的草木全都枯死,(若)咬了人,就没有医治的办法。但把它捉了来,风干以后制成药饵,却可以治好麻风、手脚麻痹、脖子肿和癞疮等恶性疾病;还可以消除烂肉,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。起初,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,每年征收两次,招募能捕捉它的人,(准许)他们用蛇抵应缴的租税。永州的老百姓都争着去干这件差事。

有个姓蒋的人家,专享这种好处有三代了。我向他打听,他却说:“我爷爷死在捕蛇上,我爹死在捕蛇上,我接着干这件差事十二年了,险些送了命也有好几次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好像很悲伤。

我同情他,并且说:“你怨恨这件差事吗?我打算告诉主管人,免掉你这件差事,恢复你的赋税,那怎么样呢?”

 姓蒋的(一听)更觉得悲苦,眼泪汪汪地说:“您是可怜我,让我活下去吗?可(您不知道,)我这件差事的不幸,还不像恢复我缴税的不幸那么厉害啊。假使我不做这份差役,那早就困苦不堪了。从我家三代定居在这个村子,累计到现在有六十年了,(这些年)乡邻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困苦不堪。把他们土地上的出产全都交出去,把他们家里的收入全都交出去,(大家)哭喊着辗转迁移,又饥又渴,困顿跌倒,(一路上)顶着狂风暴雨,冒着严寒酷暑,吸着有毒的瘴气,死者遍野,尸骨成堆。从前跟我爷爷住一块儿的,如今十家中连一家也没有;跟我爹住一块儿的,十家中没剩下两三家,跟我一块儿住了十二年的,如今也不到四五家了。(那些人家)不是死光就是逃荒去了。可我靠着捕蛇独自活了下来。凶暴的官吏一到我们村子来,就到处乱闯乱嚷、冲撞破坏,暄闹叫嚷着惊忧(乡村的气势),即使是鸡狗也不得安宁啊。我提心吊胆地爬起身,看看那瓦罐子,我的蛇还在里面,这才安心地睡下。我小心地喂养它,到规定的时间把它交上去。回来后,心满意足地吃我地里出产的东西,来过完我的余年。其实呢,我一年里冒生命危险只有两次,其余的日子却能高高兴兴地过,哪里像我的邻居们天天都有这样的事呢!如今即使死在捕蛇上,比起我那些邻居的死已经晚多了,又怎么敢怨恨这件差事呢?”

听了这些话,我更加悲痛。孔子说:残酷的统治比老虎还要凶狠啊。我曾经怀疑过这句话。现在从蒋氏的遭遇来看,还是真实可信的。唉,谁能想到赋税的毒害比这种毒蛇还要厉害呢!所以我为此事写了这篇,以期待着那些考察民情的人能从这里了解一点百姓的实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